>

“降速中报”预演行业剧烈分化时代 谁能飞跃“

- 编辑:20年汾酒多少钱_最新酒类行业新闻,酒业资讯_中酒网 -

“降速中报”预演行业剧烈分化时代 谁能飞跃“

   统计发现,在2019年1-6月,19家白酒上市公司总共实现营业收入1254.28亿元,同比增长19.04%;合计实现净利润436.5亿元,同比增长24.73%。虽然整体营收规模再登千亿台阶,但增长速度远不及2018年同期。

  

   企业层面上,除了老白干酒和舍得酒业,其余17家白酒上市公司营收增长均呈现降速。据此,有业内人士断言2018年就是本阶段营收增速的高点,降速时代即将来临。换言之,白酒行业的景气度高点已过。

  

   新拐点降临之下,贵州茅台、五粮液、洋河股份、泸州老窖、顺鑫农业(牛栏山)、山西汾酒、古井贡酒等代表的头部酒企还能否引领行业增长速度?紧随七强之后的区域强企又能否越过降速期?

  

  

   头部的头部:大象起舞

  

   身处行业头部的头部的茅台和五粮液,仍以大象起舞的姿态跑赢。

  

   7月17日晚,贵州茅台公布2019年上半年度报告显示,上半年营收达394.88亿元,同比增长18.24%;同时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99.51亿元,同比增长26.56%。

  

   贵州茅台主要指标继续保持两位数增长,延续了今年一季度稳中向好的局面,以每天净赚1.1亿元惊艳行业。不过,其第二季度出现了增长放缓。

  

   这几年,茅台一直在以一骑绝尘姿态领跑,但受限于供货节奏因素,公司在去年三季度和今年二季度都出现了明显放缓,引发业界不小争议。不过,从具体情况看,茅台的引领优势依旧明显,上半年茅台股价顺利过千元,飞天茅台酒批价和零售价走上2000元+时代,且需求持续旺盛。

  

   五粮液8月30日正式发布2019年半年度报告,公司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271.51亿元,同比增长26.75%;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3.36亿元,同比增长31.30%。五粮液用半年时间完成全年营收目标的54.30%,一举为全年跨500亿奠定了基础。

  

   与茅台一样,近三年来,五粮液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一直保持高速增长,并且产品和资本都有亮眼表现。今年,第八代经典五粮液8月末一批价已达到1000元以上,五粮液在价值回归的道路上步伐愈发稳健。

  

   从资本市场看,五粮液股价屡创新高,8月22日收盘价突破130元/股,市值达到5,065亿元,年初至今涨幅超过160%,涨幅位居白酒上市公司第一。

  

   上半年,五粮液围绕三性一度原则,创新推出第八代经典五粮液;同时公司营销数字化正式上线运行,第八代经典五粮液控盘分利模式启动实施;三个系列酒公司进行整合,实现资源的高效利用和统一管理,推进公司改革。2019年上半年亮眼的业绩背后,是五粮液近几年深化体制改革、勇于创新和开拓进取的结果。

  

   以茅五为代表的龙头企业,其增长对行业在于大幅提升发展信心,消弭行业的悲观情绪。白酒行业的发展行情,不能一味照搬茅五的发展水平,但有茅五这样的大个子顶着,白酒行业的下一步发展更加振奋。

  

   增速放缓,净利优先

  

   看茅五之下的头部酒企会发现,有的在求快,有的在求稳,但都拥有不错的增长。

  

   8月30日,洋河交出的上半年成绩单显示,报告期内,洋河实现营业收入159.99亿元,同比增长10.01%;实现净利润55.82亿元,同比增长11.52%。与茅五相比,洋河的增长速度不算惊艳,有明显放缓的节奏。

  

   洋河公司称,面对复杂多变的宏观环境和愈加激烈的竞争形势,为追求长期的高质量发展,主动进行了战略性调整,通过不断优化产品结构,创新营销模式,拓展渠道市场等方式。

  

   出人意料的是,在站稳行业三强之后,洋河以稳为主,所谓总体平稳、稳中有进。这意味着,洋河以牺牲短期速度为代价追求长期积极发展因素。

  

   上半年,泸州老窖实现营业收入80.13亿元,同比增长24.81%,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7.50亿元,同比增长39.80%。

  

   泸州老窖整体表现抢眼,其股价一度突破90元大关,创历史新高。半年报显示,泸州老窖高档酒类完成营业收入43.13亿元,占总营收额比例超过50%,毛利率91.61%;中档酒类共实现营业收入22.24亿元,毛利率82.57%;低档酒类实现营业收入13.85亿元,毛利率仅为38.85%。高中低档酒的毛利率均较去年同期有所提高,整体毛利率达到79.85%,同比增加5.07%。

  

   顺鑫农业是稳中有进。公告显示,顺鑫农业上半年实现营收84.16亿元,同比增长16.36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.48亿元,较上年同期增长34.64%。其中白酒业务收入66.58亿元,同比增长15.31%,与去年同期增速62.28%,今年增速有所下滑。介于山西汾酒和泸州老窖之间,顺鑫农业酒类业务增速很有看点。很显然,夹在泸州老窖和山西汾酒之间的牛栏山,如不能保持大幅增速,恐怕有被甩下和追上的危机。

  

   山西汾酒与泸州老窖一样继续表现出强劲增长。2019上半年,山西汾酒营业收入63.77亿元,同比增长22.30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.9亿元,同比增长26.28%。各项经营数据都有喜人的突破,并创造了上市25年以来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的中报最高水平。

  

   古井贡酒半年度报告显示,报告期内实现营收59.88亿元,同比增长25.19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.48亿元,较上年同期增长39.88%。净利润增速大大超越营收,从侧面说明公司进入了换挡时代。

  

   从这些龙头身上看,进入到2019年,随着白酒行业品牌竞争日益激烈,它们却仍能交出营收和净利的靓丽成绩,并且利润增速快于营收增速,证明它们的盈利能力又迈上了一个新台阶。

  

   它们显然是受益于行业集中度的提高。茅五两家引领竞争的优势更明显,区域龙头加快改革步伐,通过提高中高端产品销售占比、优化管理、降本增效等措施,使得公司竞争能力进一步增强,这也决定它们在未来会以通过挤压式实现增长。

  

   中坚分化:增长可观、突破不足

  

   紧随贵州茅台(营收394.88亿元)、五粮液(271.51亿元)、洋河股份(159.99亿元)、泸州老窖(80.13亿元)、顺鑫农业(66.58亿元)、山西汾酒(63.77亿元)、古井贡酒(59.88亿元)之后是今世缘(30.55亿元)。

  

   那么,从今世缘开始向下的企业则是区域龙头和省级龙头,这里面有半年达到24亿的口子窖,不足20亿的老白干酒、迎驾贡酒、水井坊、舍得酒业,以及处于10亿以下的伊力特、金徽酒、酒鬼酒、青青稞酒、金种子酒、皇台酒业等。

  

   半个年度处于营收30亿到5亿之间的白酒企业,成为我们眼中的中坚力量。半个年度无法达到50亿的体量,意味着它们还完成不了全年百亿的壮举,但也走上全年10亿以上的规模,是所在区域重要的骨干,也是支撑白酒行业发展的腰部力量。

  

   7月30日,今世缘发布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,报告期内,公司实现营收30.55亿元,同比增长29.45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.72亿元,同比增长25.23%。从半年报看,今世缘不但营收排名大涨,其营收和净利润的增长幅度也非常喜人。

  

   口子窖半年报显示,2019年上半年,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4.19亿元,同比增长12.04%;净利润8.95亿元,同比增长22.02%。具备良好增长性和利润表现的口子窖,同样有希望冲刺全年50亿营收大关。

  

   老白干酒发布的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,报告期内,公司实现营收19.59亿元,同比增长34.33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.94亿元,较上年同期增长32.67%。

  

   迎驾贡酒发布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,报告期内实现营收18.82亿元,同比增长8.59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.45亿元,同比增长16.42%;

  

   四川水井坊股份有限公司发布的2019年半年报显示,上半年水井坊营收为16.9亿元,同比增长26.47%;实现净利润3.4亿元,同比增长26.97%。

  

   8月26日发布舍得酒业半年报显示,上半年舍得酒业实现营收12.20亿元,同比增长19.87%,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到1.81亿元,比去年同期增42.17%。

  

   总结这4家半年营收大于10亿低于20亿的企业可看到,它们都是行业知名的区域龙头酒企,本省优势突出,品牌底蕴厚重,有的已拥有走出本省的优势,但在全国化上的拓展稍显不足,在中高端产品的开拓还无法与一线名酒抗衡。

  

   值得关注的是,在行业降速时代,这些酒企仍能表现出良好的增长性,说明了华中、华北和西南地区的白酒企业还是有一定抗风险能力,得益于当地白酒市场的稳定性,它们的未来还有稳定的增长性,但突破性尚需考验。

  

   中低端白酒市场竞争激烈

  

   如果把白酒行业的中坚企业分类,那么处在上、下中坚企业,正在表现出剧烈分化的特点。

  

   这里面,以地处西北的酒企最为突出,几乎无一不降。

  

   伊力特发布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,报告期内,公司实现营收9.4亿元,同比下滑5.72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.02亿元,较上年同期下滑6.38%。对于业绩下滑,伊力特表示,公司销售面临着严峻挑战,新疆本地市场销售总量萎缩,新疆以外市场处于开拓期,公司营销处于战略转型期。

  

   金徽酒发布的2019年半年度报告,实现营业收入8.15亿元,同比增长2.62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.35亿元,同比下降14.37%。上市后净利润出现首降,金徽酒称是受市场开拓成本增加、中低档酒营收下滑影响,为此公司9人高管团签业绩军令状,计划利用5年时间实现主营业务收入30亿元、净利润6亿元。

  

   酒鬼酒2019年上半年业绩报告显示,上半年,酒鬼酒实现营业收入7.09亿元,同比增长35.41%;实现净利润1.56亿元,同比增长36.13%。

  

   青青稞酒发布的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,1-6月,实现营收5.42亿元,同比下滑22.46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244.94万元,较上年同期下滑74.51%。青青稞酒指出,高端及次高端产品全国化竞争格局使白酒行业竞争加剧,区域性酒企面临行业竞争加剧风险。

  

   连年暴跌的金种子酒,在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5.06亿,同比减少7.8%,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-3178万元。对此,金种子酒业指出业绩亏损原因为,消费快速升级,市场消费主流价位产品上移,导致公司百元以下价位产品市场份额萎缩,销量下降。

  

   从上可看,除了湖南酒鬼酒有大幅度增长之外,其他几家均在出现速度放缓,以及不同程度下滑。这里面既有延续以前的持续下滑的酒企,也有首次骤降的企业。

  

   发展不好的外因,让我们首先想到了宏观经济放缓下的西北白酒市场整体下滑,并由此导致企业业绩缩水。再加上低端白酒市场受制于消费升级而引发企业业绩下降。

  

   这里面最极致的,当是长期排名末位的*ST皇台,上半年虽在增幅上排名第一,但其净利润依旧是负数,退市就在朝夕之间。*ST皇台2019年半年度报显示,报告期内,实现营收1671.62万元,同比增长103.13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-1634.08万元,较上年同期增长45.32%。

  

   对于区域酒企的剧烈分化,有券商进一步分析称,预计2019年,白酒行业仍将维持高端白酒寡头垄断格局,并且高端白酒业绩将持续向好,但量价增速短期放缓。次高端白酒产品销量增速放缓,价格贡献弱化,结构上移,份额向龙头集中;中低端白酒竞争激烈,竞争力弱的企业将面临淘汰。

本文由酒业资讯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“降速中报”预演行业剧烈分化时代 谁能飞跃“